首页>>新闻>>新闻报道

中国非人灵长类的现状与保护
发布日期:2020-11-17 来源: 作者:黄乘明 点击率:134

灵长类是动物界中最高等的一个类群,除继承了胎生和哺乳等哺乳动物的主要特征之外,还有灵长类这个类群区别于其他类群的明显特征,比如大脑发达,成为众灵之长;前后肢肢端生长指甲(趾甲),并有明显的分工;拇指(拇趾)与其余四指对握,适应于森林中攀爬。

发达的大脑是灵长类具有非凡的智慧基础。其中,人类是最具智慧的灵长类物种,具有超强的制造工具、利用工具和发明创造的能力。在人类进化的历程中,学会和掌握了具有革命性意义的种植和养殖,使人类摆脱了对大自然的直接食物需求,摆脱了大自然的食物约束,成为唯一一种食物不直接来自于大自然的动物。

与人类情缘关系最近的黑猩猩具备简单制造工具和利用工具的本领;南美森林中生活的卷尾猴利用石头砸开坚果,获取美味果仁的本领同样需要高超的技巧。

亚洲东南亚北缘包括中国南方为主的大片区域是非人灵长类生活北界。中国在亚洲非人灵长类物种多样性排名第二,虽然属于东南亚北缘,但是具有明显特点。

其一,越靠近南方省份,非人灵长类种类越多,因此我国非人灵长类种类最多的省份分别是云南15种、西藏和广西分别是8种,贵州6种;

其二,中国有8种非人灵长类特有种,分别是三种仰鼻猴、白头叶猴、藏酋猴、台湾猕猴、海南长臂猿和天行长臂猿,其中全世界仰鼻猴属有5种,中国有4种,3个种为中国特有;

其三,在保护程度上,中国非人灵长类均属于国家二级以上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中国非人灵长类均列入濒危动物保护红皮书,80%被列入IUCN的易危、濒危和极危等级,15-18个物种的种群数量低于3000只,6个种被列入极度濒危等级。

中国非人灵长类包括懒猴科的蜂猴属、猕猴亚科的猕猴属、疣猴亚科的长尾叶猴属、乌叶猴属和长臂猿科的冠长臂猿属和白眉长臂猿属的种类。

蜂猴(Nycticebus bengalensis)和倭蜂猴(Nycticebus pygmaeus)为夜行性灵长类,IUCN易危等级,主要分布在东南亚热带雨林及亚热带季雨林。在中国分布在云南南部和广西南部,分布区域属该物种分布最北界,蜂猴的种群数量约为800-1200只,倭蜂猴约为100只左右。

可以说,灵长类是最适应于森林生活的动物类群,我们熟悉的猿类包括黑猩猩、大猩猩、红毛猩猩、长臂猿均生活在树木茂密的森林中,人类的祖先同样起源于大森林,动物园里最常见的普通猕猴生活在森林中。由此可知,森林对灵长类非常之重要。

世界上共有500种左右的非人灵长类,分属于16科77属,分布在地球的四大板块六个区域。

 绿狒狒为代表的灵长类生活在非洲大陆赤道以南有著名的东非大草原;以黑猩猩和大猩猩为代表的类群生活在非洲大陆的热带雨林;全部90多种狐猴都分布在非洲大陆东南角的马达加斯加岛;以蜘蛛猴、吼猴、秃猴、松鼠猴为代表生活在南美的热带雨林;以红毛猩猩、长臂猿、叶猴和各种跗猴为代表生活在亚洲热带雨林以婆罗洲为中心。

中国猕猴属有8个种,为昼行性灵长类。其中藏酋猴(Macaca thibetana)为中国所特有,种群数量约为2000只左右,分布在中国的西部、东部和南部大部分省份。熊猴(Macaca assamensis),是喜马拉雅山区和印度支那地区的特有种。在中国分布在西藏、云南、广西和贵州等省份,种群数量约7000只。短尾猴(Macaca arctoides)在孟加拉、柬埔寨、印度等国有分布,在中国分布在几个西部和南部省份,种群数量约为3700只。台湾猕猴(Macaca cyclopis)为我国特有种仅分布在台湾岛,种群数量约为300000只。白颊猕猴(Macaca leucogenys)和藏南猕猴(Macaca munzala)是近十年来发现的新种,国内分部在西藏。其中藏南猕猴种群数量估计少于500只,而白颊猕猴数量不详。猕猴(Macaca mulatta)是分布最广的猕猴属种类,国外分布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北部,国内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南各省,种群数量约为9600只,分布的最北界在河南太行山一带。北豚尾猴(Macaca leonina),国内该物种分布在云南西南部,是该物种分布的最北界,种群数量不足800只,国外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各国。

疣猴亚科乌叶猴属包括两种石山叶猴,黑叶猴(Trachypithecus francoisi)和白头叶猴(rachypithecus leucocephalus),前者在国内分布广西,贵州和重庆,种群数量约为1600只,国外分布在越南。后者为中国特有种,分布在西,种群数量约1200只。菲氏叶猴(Trachypithecus phayre),国外分布在印度、孟加拉国、缅甸、泰国、老挝和越南,国内分布在云南西部,种群数量不足800只。戴帽叶猴(Trachypithecus pileatus),国外分布在印度、缅甸,国内分布在西藏南部,种群数量极少,国内分布为该物种分布的边缘。印支灰叶猴(Trachypithecus crepusculus),国外的泰国、越南、老挝有分布,国内在云南有分布,种群数量约为3000只。肖氏叶猴(rachypithecus shortridgei)是缅甸和我国分布的种类,云南南西北部有约370只。

   疣猴亚科长尾叶猴属仅有喜山长尾叶猴(Semnopithecus schistaceus)国外分布在印度和尼泊尔等,国内分布在西藏,种群数量不足1000只。 

疣猴亚科仰鼻猴属有4个种。滇金丝猴(Rhinopithecus bieti)为中国特有种,分布在西藏东南和云南西北部,种群数量不足3000只。黔金丝猴(Rhinopithecus brelichi)为中国特有种,分布在贵州西南部的梵净山地区,种群数量约为700只。川金丝猴(Rhinopithecus roxellana),中国特有种,四川、甘肃、湖北,种群数量约为22000只。缅甸金丝猴(Rhinopithecus strykeri)国外分布在缅甸,国内分布在云南西部,种群数量约为200只。

长臂猿科冠长臂猿属和长臂猿属。冠长臂猿种类有白颊长臂猿(Nomascus leucogenys),为中、老、越三国交界地区的特有种,国内分布在云南西南部,数量极少。海南长臂猿(Nomascus hainanus),中国特有种,仅分布于海南岛,种群数量33只。东黑冠长臂猿(Nomascus nasutus),仅分布在越南和我国广西靖西,我国的种群数量约为30只。西黑冠长臂猿(Nomascus concolor),栖息老挝和我国云南西南部,种群数量约为1200只。

长臂猿属有天行长臂猿(Hoolock tianxing),中国特有种,仅分布我国的云南西部无量山,种群数量不足200只。

中国非人灵长类绝大多数面临着种群数量下降,栖息地丧失的威胁,不同类群的种类受到威胁的程度不完全相同,呈现出越依赖于原始森林的种类,濒危程度越高。

其中,最为濒危的类群是长臂猿,该类群中种群数量最多的是西黑冠长臂猿,我国拥有的西黑冠长臂猿占全球种群的一半以上,而种群数量极小的长臂猿除了海南长臂猿,还有东黑冠长臂猿,白颊长臂猿。长臂猿呈现如此极度濒危的状况是人类大肆砍伐热带和亚热带原始森林所带来的后果,因为长臂猿需要原始森林的高大乔木,它们不仅需要从原始森林获取食物,更重要的是它们需要借助高大的乔木移动,在树冠层上通过摆荡的运动方式在大树与大树之间活动,它们对高大乔木的极度依赖达到了不可替代的程度,而一旦达到地面,它们几乎无法移动。原始森林高大乔木的消失,意味着它们不仅无法找到食物,更重要的是无法移动。唐代大诗人李白著名的《早发白帝城 / 白帝下江陵》的诗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记录的是长江两岸的长臂猿的叫声。1000多年来,不仅长江两岸的大面积的原始森林消失殆尽,从长江两岸一只延续到我国南方边境省份的原始森林也所剩无几,长臂猿沿着长江一只向南一路灭绝,残存在现有的云南、广西和海南。从某种意义来说,保护和恢复长臂猿现有的栖息地植被,比单纯地保护长臂猿个体更为迫切,更为重要。

疣猴类的种类除少数极度濒危之外,生存状况稍比长臂猿好些,也不容乐观。我国特有的白头叶猴在人类的保护下,物种和栖息地得到了保护,但是种群数量依然很低,保护工作依然任重道远。黑叶猴是我国和越南共同分布的物种,其中大部分种群分布在我国。由于它们的栖息环境特殊,为喀斯特石山地区,所以栖息地严重的破碎化和人为干扰,栖息地隔离造成的地理小种群和无法交流,导致的小种群消失是黑叶猴这个物种致命的问题。在疣猴类的仰鼻猴属中,最濒危的非缅甸金丝猴莫属。该物种于本世纪初在缅甸发现,随后在我国的云南怒江发现,其分布范围狭窄,种群数量极低,由于科学研究未能及时跟进,科学数据极少。一部分疣猴种类在我国是该物种的分布北界,该物种大部分种群生活在东南亚的国家,但是适应于我国生存环境的这部分地理种群,不仅需要加强保护,更需要科学研究。

 

蜂猴和倭蜂猴为夜行性灵长类,全世界的种群数量与其他非人灵长类相比也存在种群数量偏低的问题。虽然两个物种在我国的分布属于该物种分布的最北界,但是它们如何适应北热带和温带环境,不仅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更重要的是它们在我国的存在增加了我国的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稳定性。

总体来说,猕猴属的种类适应环境的能力较强,能在各种环境中生存下来,并迅速繁殖,大部分猕猴种类种群数量较大,甚至出现人猴冲突问题。但是一些种类依然存在分布狭小,种群数量较低的问题,需要特别关注。猕猴属灵长类还是我们重要的实验动物来源,对于开发人类药物,服务人类做出了重大贡献。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国家战略实施,中国非人灵长类面临的非法猎杀威胁极大减少了,但是物种的保护、栖息地保护和生态恢复的问题依然十分严重,部分物种的科学研究力度需要加大。


 本文作者: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学技术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图片提供:自然影像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