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新闻报道

焦点访谈丨我来守护你
发布日期:2022-05-23 来源: 作者: 点击率:33

 

 

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今年的主题是“为所有生命构建共同的未来”。在一段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些可爱的小象,它们是今年西双版纳野象谷新出生的野生亚洲象,这也是近年来同期观测到新生小象最多的一次。野生亚洲象种群的不断恢复,正是中国为生物多样性不断付出努力的结果。很多人还记得去年那个北移象群的故事。当时,这个象群离开老家西双版纳,历时一年多,跋涉2000多公里,享受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引发无数关注。如今,象群已经顺利回到了家乡,它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在当地,人们对野生亚洲象的守护是否还在继续呢?

  今年年初,监测人员在北移象群的老家——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到的画面。镜头中,14头象状态放松,十分悠闲,3头象宝宝也明显长高长壮实了,还在学着用小象鼻吃东西,练习生存本领。如今,它们已经进入雨林深处,和家乡的其他小伙伴汇合了。
  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学研究所亚洲象监测中心主任谭栩吉说:“北移象群是通过普文和普洱的交界处桑巴河区域,一直到普文地界,1月份监测到了保护区班竹林这一块,和班竹林这边的常驻象群已经汇拢。目前为止现在这边的象群总数已经达到了20多头,象群的身体健康状况非常良好。”
  2021年,这群“离家出走”的野生亚洲象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它们一路向北,经过村镇,时不时还搞点小破坏。在象群周边不远处,还有无数人为这个特殊的“旅行团”忙碌着。疏散转移群众、投放大象喜爱的食物、用无人机监测象群的活动路线……人们希望通过一种温和的方式引导大象回家,保障人象安全。
  如今,象群已经顺利回到了家乡。在那里,还有更多野生亚洲象。多年来,人们也一直通过不同方式观察、守护着它们。
  在保护区周围,野生亚洲象的迁移通道上,当地架设了600多个红外相机和摄像头。一旦识别到亚洲象,就会自动将相关影像传到监测预警中心,方便人们实时掌握亚洲象的活动区域、种群数量和健康状况等。在地面,还有数百名护林员随时监测亚洲象的动态。
  王晓安家就在保护区边上,和其他几个队员一样,守护从小长大的这片森林,守护亚洲象,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每周有5天,王晓安和护林小分队都会去巡山。雨林植被茂密,山路坡陡难行,夏季蚊虫毒蛇多,有时护林员还会突然遭遇野象。
  傍晚,护林小分队来到了一处山坳,这里是一个亚洲象迁移通道。手机软件提示,这里的红外相机需要换电池了。
  尽管这份工作艰辛又危险,但王晓安却一做就是35年。明年就要退休了,对于这片守护了半辈子的森林和亚洲象,王晓安很是舍不得。前年,他的侄子也加入了护林员队伍,王晓安把自己多年和亚洲象打交道的经验都传授给了他。
  在西双版纳的这片雨林附近,还有一群人以另外一种方式守护着亚洲象。
  位于西双版纳野象谷的中国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是我国唯一以亚洲象救援与繁育研究为核心的科研基地。“象爸爸”保明伟是救助中心的第一代大象医生,曾参与过20多次亚洲象的野外营救。去年7月,北移象群中的一头公象脱离集体,只身出走,救援经验丰富的保明伟就曾奉命北上,参与麻醉独象,并将它安全送回了西双版纳栖息地。
  随着保护力度的加大,人类已经不是亚洲象的威胁,但由于生病、意外受伤等原因,仍然不时会有一些野象,特别是小象身陷险境。
  去年7月7日,龙龙刚刚被发现时不足两个月大,腿部因为被藤篾缠绕受了重伤,被象群遗弃在茶园。
  被伤病折磨的龙龙,并不知道这群人要对它做些什么,看起来十分惊恐。但当时,象群早已离开,龙龙要想存活,必须第一时间得到救治。
  龙龙被第一时间带回了救助中心。在“象爸爸”们的安抚之下,它渐渐平静下来。
  在这里,“象爸爸”们24小时轮流看护,为它上药、检查、喂食。聪明的龙龙大概也感受到了人类的善意,从一开始的不配合,慢慢地对“象爸爸”们的信任和依赖越来越多。
  几个月过去了,龙龙的腿伤已经基本痊愈,小家伙长高长壮了,踢足球成了一把好手,还学会调皮捣蛋了。
  除了龙龙,救助中心还曾救助过多只刚刚出生几天,因为生病或受伤,命悬一线的小象。成年亚洲象虽然没有天敌,但也难免会患病、受伤,出现各种意外。为了让这些受到创伤,带着恐惧和病痛而来的亚洲象有重生的可能,救助中心配备了更多像保明伟这样的“象爸爸”。
  铲屎、清洁、喂食、检查身体、野外康复训练……当送来的亚洲象伤情、病情稳定了之后,这些工作就构成了“象爸爸”们的日常。
  “象爸爸”们的一天中,带大象走进雨林进行野外康复训练是最重要的一项。
  这样的野化训练,平均每天都有8个小时左右,面对雨林的燥热和蚊虫叮咬等成了“象爸爸”们的必修课。日复一日的守护之下,被救助的亚洲象们渐渐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象爸爸”们的摸索也为亚洲象的救助和保护提供了更多科学参考。

  过去几十年,我国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不断增长,已从上世纪80年代的100多头发展到目前的约300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守护亚洲象,还有更多人在努力。